问题库

张继科到底有多拼?

本多繁邦
2021/4/8 11:36:20
张继科到底有多拼?

我来回答

匿名 提交回答
其他回答(2个)

2个回答

  • 修车的小李

    2021/4/10 10:40:04

    我认为顾名思义,传媒是指信息传播媒介(通信、数媒、广播、电视、电影、出版、广告、新闻、网络、文化产业、新媒体等)说的直白一点就是信息传播过程中从传播者到接受者之间携带和传递信息的一切形式的物质工具。

    像我们知道的大众传媒,意思就是指在大众之间充当传播的媒介。比如我们通常所知道的报纸 电视 广播,杂志,现在的新媒体,两微一端,微信微博客户端。

    现在其实还有一个就是自媒体,例如微信公众号,知乎都成为了大众媒介,已经完全冲破了传统的对媒介的理解,我国的传媒产业在这些年发展中可谓百花齐放,在媒体体制改革后,更使一些新的网媒参与进来,利用先进的互联网平台与媒体进行肉搏。在资源和人脉上新兴的网媒不占优势,但快速便捷的特性和相比传统媒体超低的价格,使网媒在广告行业独树一帜。

    我们也知道,广告是媒体生存不可缺少的一项重要环节,在不占传统优势的情况下硬是将不多的池鱼揽入怀中,这就是说明网媒将来可能我国媒体的发展主流。不管怎么说,从以往的电视,报纸,广播已经渐渐地向多元化的网络媒体平台转型。

    我认为传媒,就是传播各种信息的媒体。传播媒体或称“传媒”、“媒体”或“媒介”,指传播信息资讯的载体,即信息传播过程中从传播者到接收者之间携带和传递信息的一切形式的物质工具。

    传媒特点:准确及时全面数据发现和传播;实验工具;调查手段。

    传播媒体可以是私人机构,也可以是官方机构。传播管道有纸类(新闻纸,杂志)、声类(电台广播)、视频(电视、电影)还有现代的网络类(电脑视频)。1943年美国图书馆协会的《战后公共图书馆的准则》一书中首次使用其作为术语,已成为各种传播工具的总称。

    传媒的特点:

    1、实体性:在大众传播中,媒介(如报纸、书刊、电视机等)都是用于传播的实体,是具体的、真实的、有形的物质存在。

    2、中介性:媒介居于传播者和受传者之间,使传受双方通过它交流信息、建立联系。

    3、负载性:负载符号既是传播媒介的特点,也是它存在的前提和必须完成的使命。

    4、还原性:作为中介的传播媒介,在传播过程中要保持所负载符号的原声、原形、原样,而不应该对符号做扭曲、变形和嫁接处理。

    5、扩张性:媒介不仅可以使传受双方产生关系,还可以将一个人的思想、感情和所见所闻扩张开来为许多人所共享。


  • 文轩号

    2021/4/12 3:35:07

    《白鹿原》并不是一部意识形态很鲜明的书,但电视剧就另说了,它只是展现了一个时代人们的生存状态,让读者自己去品,去思考。书中真正要表现的东西是对农耕文明的依恋,是对传统文化的敬畏,是对生命的礼赞。白鹿原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灾难,生命依然在繁衍。书中写了两次灾难,都带有很强烈的神秘色彩。闹旱灾时的求雨,闹瘟疫时的镇妖塔,看似非常离奇荒诞,实际上这些东西深植于我们内心的,书中的描写反映了作者对传统文化的敬畏,是一种心理需求,是文化的物化。

    《白鹿原》一方面在礼赞生命的不屈与顽强,另一方面又表达了作者对生命的迷惘。白嘉轩晚年更象一个哲人,他明白了很多道理,也总结了很多经验。作为哲人的白嘉轩整天佝偻着腰象狗一样在台阶上晒太阳,仅仅是看明白而已,又能怎样呢?人生往往是这样,当你看明白的时候,事情已经由不得你来操纵了。朱先生看似走的很洒脱,其实是留下一声长长的叹息。他亲手刻了一块砖用来堵墓道,当红卫兵挖出那块砖时,发现上面刻着字“天作孽犹可恕,人作孽不可活”,当把那块由两块砖合在一起的砖摔开时,发现中间也写着一行字“折腾到何日为止”。圣人朱先生算出了身后多少年的事情却又无可奈何,这该是何等的一种痛苦?俗人鹿子瀮从大牢里出来以后,“觉得整个世界整个白鹿原整个白鹿村都没有一处令人留恋,整个熟人生人包括白嘉轩父子、田福贤和岳维山等等,也都一下子变得十分可笑十分没意思了,和这些人争斗或交好都变得没有必要了。在那种心绪里,他甚至安静地企盼,今夕睡着以后,明早最好不要醒来。”可他每天醒来以后,就完全变成了另一个样子依然贪财好色,依然争名夺利。

    读此文后不但对原著和作者有了较深入的了解,也对中国的农耕文化及现在的发展和存在的问题也有了一些新的认识。

    80年代文学作品大量涌现的代表之一,有那个时代整个社会的思考印迹,凸显了那个时代对于人性的思考,触及很多无法明说的观点。

    白鹿原隐喻了什么,这是个有意义的话题。我以为所谓隠喻,是作者要曲说而不是白说的白鹿原的精神,白鹿原的魂。这种精神被近现代史上多如牛毛的革命和意识形态之争淹没了,被文化大革命彻底地扫荡了。但是,做为一种千年文化承载的精髓,它一直流淌在中国人的血液中,永远不会消失,白嘉轩的形象,就是作者要集中表现的白鹿原的魂,就是一个字——义,义如纸薄,却冲云天。中华民族历百劫而不倒,有一群义者,成为脊梁。

相关问题